欢迎访问

太原公墓

仙居园官方网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投诉建议  

陵园概况
陵园动态
公墓价格参考文库
媒体看陵园
事件祭奠
服务信息
陵园故事
当前位置: 陵园资讯 >> 陵园故事     
我的爸爸

  我的爸爸属鸡,生于1921年,是中国共产党的同龄人,由此也就成了伴随他一生的最大的荣耀和自豪。至今我还清楚地记得,在我七、八岁的时候,一次很偶然的机会听他说起这件事的时候,脸上的笑容是那么的灿烂,以至于影响了我的一生,也培养了我对党的深厚情感。
  爸爸从19岁参加革命一直到离休,都很少顾及家庭,特别是年轻的时候。用他自己的话说:“革命事业第一,工作任务第一”。结果使比他参加革命还早的妈妈,由于我们姐妹兄弟6人的拖累以及身体的原因,过早地离开了工作岗位。到现在别说是离休待遇了,就是退休待遇也没有,看病还得自己掏腰包。为此,妈妈别提有多委屈了,尽管她每月手里攥着爸爸的全部工资,嘴上却依然唠唠叨叨、喋喋不休地埋怨了他五十多年。每当这时候他就不言不语,默默地承受着。说他悔吧,当他给我们讲起他的那些光荣历史时眉飞色舞、津津乐道。说他不悔吧,当他1998年春天生命垂危临上手术台一瞬间的表现,却让我们实实在在感受到了,他对我们的妈妈一千个一万个的牵挂及歉疚。
  爸爸为人正直坦率、公私分明。哥哥是我们6个孩子中唯一的男孩,真可谓爸爸、妈妈的心肝宝贝,一次突然得了急性肺炎,二十四小时性命不保,妈妈在危急之中跑到县委、县政府去找他,可爸爸到边远的山区下乡了,一时半会儿回不来。县委秘书看事情紧急,就让她用县委的电话给爸爸打了电话,催他快点回家。没想到他一进家们却没有先问孩子的病情,而是先把妈妈批评了一顿,嫌她用公家的电话办私事。让妈妈好一顿伤心,一直到现在都难以忘怀,一想起来就数落他一番。
  我小时候家里很穷,姐妹兄弟多,妈妈体质又不好,仅靠爸爸微薄的工资养家糊口。我们家,随爸爸迁入太原时,在县里就已经欠了一屁股的外债,但爸爸却挺乐观。记得我八岁那年,爸爸骑车带我到山西大学国营菜市场买西红柿,当时我看到所有的顾客拿到售货员递过的西红柿都要在筐里翻腾来翻腾去,把坏的挑出来跟售货员换,也不知为什么那天售货员递给我们的那筐西红柿烂的特别多,我看了后都愤愤不平,可爸爸却一声不吭地拉着我的小手一个烂西红柿都没换就离开了。我心想:坏了,回家后妈妈肯定会生气。果然,一进家门,妈妈火冒三丈,没想到爸爸却乐呵呵地说:“大家都要好的,坏的没人要菜不就全烂了,国家会受损失。”你说他是为国家着想也好,还是幽默也好,反正把妈妈搞了个哭笑不得。
  爸爸年轻的时候给我们几个孩子的感觉特别严肃,从不和我们嬉笑打闹,觉得他总是从早到晚忙忙碌碌,偶尔遇上一天,我们和妈妈在家谈天说地正高兴时,只要一听到他的脚步声或具有特色的咳嗽声,马上就像老鼠见了猫,立刻鸦雀无声。因此,我从小就羡慕楼上的小吟和薇薇,她们有一个和蔼可亲的爸爸,他总是和她们在一起玩耍,给她们讲故事,她们在爸爸的怀里可以随意地撒娇,还可以拽着他的手,转着一个又一个的圈。而我们的爸爸却让我觉得在情感方面离我们很远很远。因此,我们对爸爸的了解大多是通过他的眼神、行为以及妈妈的唠叨中获得。
  爸爸很少打骂我们,但是他的严厉目光比起妈妈的动手却更令人望而生畏。我仔细回忆一下,我长到这么大爸爸也就打过我一回。那是1968年的夏天,时间不知道记的是不是准确,也许比这还更早些,学校组织毛泽东思想宣传队,让我们这些小孩给大人做宣传,结果什么作用也没起反而回家误了吃饭的钟点。回家后,爸爸以为我在给他编小故事,因此给了我一巴掌,委屈的我哭了半天。倒是爸爸晚上出去开会,了解了实情,第一次楼着我,并摸着我的脑袋说:“以后你要听话,爸爸以后再也不打你了。”虽然话不多却让我第一次感受到,那种平等的思想感情的交流。而爸爸说话的确也算数,尽管我小时候天生一副男孩子的性格,淘气不说而且还毛毛糙糙,在以后的生活中还断不了闯个祸什么的,经常惹他生气,但他却再没有动过我一指头。从这里倒是让我懂得了为人要诚实,不论做什么都要有诚信,不论干什么,要么就不做,要做就要做到最好。
  我在爸爸身边长大。亲眼目睹了爸爸从青年到中年到老年的全过程,也目睹了他在领导岗位严肃认真的工作作风和到离休闲置在家里与妈妈为伴的情景,却不知道他是在哪一天性格来了个大变化。让我始料不及的是,我近50岁的时候,儿时的梦想才成为现实。这也许就是命吧!
  那些年,我爱人不在身边,孩子又在外地上学。在紧张的工作之余爸爸那里便成了我歇息的港湾,在工作生活中我无论大事小事、高兴事、伤心事,爸爸便成了我倾诉的对象,也成了我最忠实的听众,特别是遇到烦恼事,我就更少不了跟他交流交流,而他总是那么耐心而又认真地听着,善解人意地给我以充分的理解,委婉的暗示我一些做人的道理,给我讲述一些他过去高兴的事情,让我在烦恼中得到解脱找到快乐,在快乐中找到自我找回自信。
  我很敬佩我的爸爸,七十年代初他就患有严重的心脏病,60岁上前列腺肥大的病例就堪称山西省第一,全身各部位,可以说从头到脚没有毛病的零件很少,各种各样的疾病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他,然而,他却活得很快活、很潇洒。
  1998年医生给他做了膀胱造漏手术,从此他以引流袋终身为伴,要不是我管着他,他就会跑到篮球场上去打球,像年轻人一样一蹦很高。记得他在1974年心脏病特别严重时住进了青岛疗养院,面对严重的病情,当时他才只有53岁。他却以顽强的毅力坚持着,后来他告诉我们说:“当时,我想,怎么办,我不能就这样倒下,10年动乱耽误了那么多时间,我还什么也没干;我的老伴身体不好;我的一对儿女高中还未毕业,我不能就这么倒下,一定要坚持、坚持、再坚持。”从那时候起,他就一直以自己顽强的毅力不停地坚持,与病魔做着顽强的斗争。当他坚持到我和哥哥都有了稳定的工作时候,他就说他要看着比我大十二岁的姐姐的两个孩子上大学,两个孩子上大学后,他就又要看着我和哥哥的孩子上大学,后来我和哥哥的孩子双双上了大学,老人家又高兴地告诉全家,他要看着他的重外孙上大学,尽管他的重外孙当年才只有五岁,而他已经是八十多岁的人了。
  爸爸就是这样一个有毅力、有韧性、具有顽强精神的人,他的这种不服输的劲头和战胜疾病的勇气,以及对未来美好生活的追求,不仅使我们全家对未来充满了信心,而且还使我们全家每个人在心里默默地竖起了坚强不屈的精神,他实实在在是我们全家人的榜样和楷模。 
  当然,爸爸最后没有能坚持到重外孙上大学。2010年5月30日活了九十岁的他走了,永远的离开了我们,但他的精神却永远的留给了我们。
                                          
小青
发布日期:2016-1-15 11:27:48

关于我们 | 公司动态 | 诚聘英才 |交通路线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晋ICP备11005416号-1 ©版权所有 太原仙居园公墓 严禁复制 除此之外无任何中介销售网站  
电话:0351-7630070    邮箱:kf@tyxjy.cn